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獨家|康尼機電“家丑”主角首回應:為抹平關聯資金掉入“套路貸”
2019-05-07 21:32 作者:郝成 來源:中國經營網

本報記者 郝成 北京報道

34億元并購完成后,廖良茂一方獲得近8.6億元現金對價款,為何會栽倒在一個不足4億元的資金問題上?錢去了哪里?自廣東龍昕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昕科技”)前董事長、總經理、康尼機電(603111.SH)原副總裁廖良茂被捕后,廣大投資者的疑問陡增。

近日,廖良茂身邊人向《中國經營報》記者提供資料稱,廖曾應相關方要求,將名下多家關聯企業的資金往來款處理為投資理財款,以便讓并購順利過會。但在遠超預期的漫長并購過程中,民間借貸“套路”放大了這一問題,并最終被放貸方吞噬。

“對于最終資金去向,現有的證據指向也是民間借貸中的出借方及其相關方,我們已經向相關部門反映。”知情人稱,在并購重組過程中,因不堪巨額的利息支付壓力,廖良茂曾主動向康尼機電提出終止合作,但被拒絕。

現年40歲的廖良茂,于2005年創業,其名下龍昕科技曾是華為、小米、OPPO、VIVO等品牌的指定二級供應商,巔峰時雇員3000多人,年產值超10億元,年納稅過億元。2017年末,走完15個月的程序期后,康尼機電向龍昕科技原20名股東支付34億元完成并購。

2018年6月,康尼機電公告稱廖良茂涉違規擔保,同年8月末,廖良茂被南京警方以合同詐騙罪批捕,至今已羈押達8個月,近日已移交棲霞區檢察院。據了解,龍昕科技原財務總監曾某某被取保候審后監視居住,原出納主管被拘留、另一位出納被取保候審。即四人均被立案調查,但分別分開另案處理。

2019年4月29日,康尼機電披露2018年年報,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較上年狂降1221.66%,并稱“擬通過合法合規的方式將龍昕科技剝離出上市公司”。30日,其公告中透露,廖良茂等龍昕科技原股東曾與康尼機電簽訂對賭協議,2017年利潤2.4億元,實現承諾,但2018年未實現承諾利潤,因此廖良茂等需向康尼機電補償 22.59 億元。

記者曾聯系到康尼機電,但截至發稿,其未就廖良茂及龍昕科技原股東方說法做出回應。南京警方稱,廖良茂案已經移交檢察院。當地檢察院稱,目前不便就該案接受采訪,一切以公開信息為準。

抹平3億元關聯資金

據此前媒體報道,廖良茂系江西贛州人,2000年從江西師范大學理工科畢業后,即在東莞外企負責技術和管理。2005年,廖向親友借錢創業,進軍真空鍍膜行業。華為、三星、聯想等知名品牌均系其客戶,至2013年時,其名下企業營業額已過5億元,2016年時過10億元。

廖良茂在早前接受媒體記者采訪時稱:“科技創新是企業的生命線,永無止境。”其名下企業擁有專門的技術研究院。基于自己從打工仔到老板的經歷,廖認為企業要以“科技信仰”為職工提供成長機會。

2013年后,消費電子行業環境出現變化,廖良茂對名下企業進行整體改組和增資擴股。調整后,新成立的龍昕科技成為主要對外窗口。但由于當時ISO認證等資質尚未同步轉移,龍昕科技只能以關聯企業接單。

廖良茂身邊人透露,正是這種關系,形成了企業間最早的關聯資金往來,而廖良茂控制下的東莞龍冠真空科技有限公司、東莞德譽隆真空科技有限公司及龍昕科技,均集中由曾某某帶領下的財務部門統一處理資金往來等。

甚至,廖良茂的個人資金賬戶,也由財務部門管理。也即,多個關聯企業及實際控制人的財務往來,均被統一管理。

知情人透露,2016年7月,經某某時報的彭某介紹,康尼機電高管何某某到龍昕科技考察三次。當年9月,兩公司簽署意向協議,10月,康尼機電委托證券機構、審計機構、律師團隊及評估機構對龍昕科技盡調,12月,董事會決議通過后,即申請停牌。

地方政府官網顯示,龍昕科技2016年營收超10億,納稅過億,成為東莞市大朗鎮首家納稅超億企業。

知情人透露,2017年3月,針對關聯企業間的資金往來問題,經雙方和中介溝通協商,決定以短期理財款的方式予以規避。于是,在蘇亞金誠會計師事務所做出的龍昕科技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無保留意見審計報告中,都出現了3.59億元委托理財款的表述。

“這之后,為進一步規范財務工作,康尼機電要求龍昕科技贖回3.59億元投資理財款。也就是說,要進一步‘抹平’這個問題,所以就有了民間借貸的事。”廖良茂身邊人稱,在2017 年4 月以龍昕科技名義向深圳金信集團、深圳兆元公司和東莞祥益貸公司合計借款約4 億元人民幣,從祥益貸公司和深圳鑫聯科公司把理財款贖回龍昕科技賬戶。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香港二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