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美國商學院的MBA教育將何去何從
2019-11-23 10:07 作者:魏欣 來源:中國經營網

文/魏欣

曾幾何時,很多職場精英的愿望是進入美國商學院就讀MBA(工商管理碩士),并在畢業后順利進入華爾街的投資銀行從事高薪工作。但是2008年金融危機后,美國金融行業的結構性調整讓很多MBA畢業生的求職道路變得異常艱難。更令人感嘆的是,這些以教授商業模式著稱的美國商學院自身的經營模式也面臨嚴峻挑戰。在申請人數快速下降、學生關注點向科技業轉移、學費上漲加劇和移民法更加嚴苛的情況下,美國的商學院將如何進行自我轉型呢?

包括常青藤盟校在內的絕大多數美國商學院很早就已經感受到,學生們對MBA教育的興趣正在快速下降,而且這種趨勢在二線學校當中更加明顯。根據美國研究生管理入學委員會的統計,70%的美國兩年制全職MBA項目在去年都經歷了申請人數下降的情況,而且這種情況已經持續多年了。《華爾街日報》也曾經報道,在最頂尖的哈佛商學院,MBA申請人數去年下降了4.5%;斯坦福商學院下降了4.6%;沃頓商學院下降了6.7%。在排名10到30名左右的學校,雖然它們的教育質量也非常不錯,甚至還在某些領域更有特色,但是申請人數下降的幅度卻更大。商業網站Poets & Quants報道,萊斯大學的MBA項目申請人數驟降了27.7%,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下降了19.6%,北卡羅萊納大學下降了18.3%。這種程度的降幅讓很多高度依賴MBA項目的商學院對自身的經營模式開始出現懷疑。

從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MBA畢業生的薪資增幅嚴重落后于學費增幅,成為了不少申請學生猶豫是否要投資MBA學位的因素之一。事實上,大多數學生申請MBA的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為了畢業后能夠找到高薪工作,但是經濟危機對就業市場的沖擊使很多MBA畢業生面臨諸多困境。根據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的數據,從2008年到2014年,MBA畢業生的平均起薪只輕微上漲了4%,到達12.7萬美元。但是同期兩年制MBA的平均總學費卻增加了44%,到達10.4萬美元。斯坦福大學MBA總學費甚至達到了14.5萬美元。雖然學生們認為兩年的學習帶來了個人發展、人際交往技能和職業道德方面的提升,但是他們仍然認為薪資收入的增長應該是MBA教育中非常重要的一個衡量標準。

歷史上,美國社會對MBA學位的質疑聲很早就開始存在,并且認為該學位的價值在持續降低。早在1985年,美國作家詹姆斯·法洛斯(James Fallows)就曾經在《大西洋月刊》撰文批評MBA學位的憑證主義傾向,并且反對當時社會對于該學位的追捧。法洛斯當時提出的一個衡量MBA學位價值的理念近年來得到更多學生的關注,即:價值增加比率。它是用MBA畢業生的平均起薪除以MBA學位的總學費。如果比率越高,證明學位對個人的價值增加越高;反之,則越低。他注意到,當時達特茅斯商學院的總學費是1.1萬美元,畢業生的平均起薪是4.3萬美元。截至1985年,大約4比1的“價值增加比率”已經在商學院維持了大約15到20年。但是根據哈佛大學的信息,這個比率已經從1969年的7比1下降了很多。只是當時哈佛商學院并沒有像今天這樣遇到招生困難的局面。但是在1985年之后的34年中,大多數學校的“價值增加比率”從4比1下降了更多。達特茅斯商學院現在的比率是1.86比1;哈佛商學院現在的比率是1.9比1;排名前25位的商學院平均也只有1.93比1。

對于MBA學位投資回報率下降的問題,也有很多人認為是事實,但并不能簡單理解成為該學位“掉價”了。達特茅斯商學院院長馬特·斯勞特(Matt Slaughter)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首先,從上世紀80年代至今,我們就生活在一個全球實際利率下降的時代。如果把MBA當成一個投資品種來看待,它的回報率下降并不意外。其次,高等教育的投資回報率在下降也是一個普遍的事實。更多的教育和科研投入所產生的科技發明和生產率的提升也在同步下降。并不只是在商業或者MBA教育,其他學科也有類似規律。再次,在進入MBA教育前,沒有人能夠預測畢業時該學位的供求關系。所以可能太多學生的涌入造成了畢業生之間的過度競爭,薪資水平隨之下降。市場可能需要更多時間來自我調節,達到平衡。

當很多美國商學院MBA申請人數下降的同時,世界其他國家商學院申請人數正在上升,這讓一些人把目光投向了當下趨于嚴苛的美國移民政策。美國研究生管理入學委員會的調查也發現,亞洲商學院的申請人數同期上漲了8.8%,加拿大商學院上升了7.7%,歐洲商學院上漲了3.2%。如果MBA教育本身出了問題,為什么它在其他國家仍然受到追捧?杜克大學商學院院長比爾·博爾丁(Bill Boulding)認為美國不友好的移民政策在這當中起了很大作用。當國際學生在美國畢業后獲得工作簽證的幾率在減小時,對于很多申請人來說,前往美國獲得MBA學位的動力也就沒有那么強烈了。美國因此可能正在把其他國家第一流的商業人才擋在門外。但是這種觀點無法解釋國際學生在科技行業的快速增加。根據美國國家政策基金會的統計,從1995年到2015年,在美國學習計算機科學的國際學生增加了480%。更可能的原因是,在移民名額常年得不到增加的情況下,由于科技行業的就業過于旺盛,IT業的畢業生在移民機會上對商科畢業生形成了擠出效應。

也正是由于科技行業的快速發展,很多商學院的MBA學生把關注點更多地開始轉向科技行業。傳統上,MBA教育被認為是通向金融、咨詢行業的轉行和升遷捷徑。但是2008年金融危機和隨后奧巴馬政府對金融業強監管時代的來臨,讓華爾街的就業和薪資水平大不如前。雖然科技領域歷史上并不是MBA教育培養的主要方向,但是更多畢業生已經開始在這個領域尋找自己的機會。根據領英網站的調查統計,54%曾經在金融行業工作過的MBA畢業生對轉向科技行業非常感興趣。甚至在傳統上以金融見長的學校,學生的興趣也開始逐步轉向。當沃頓商學院公布了2018年畢業生的去向時,人們發現15%的MBA選擇了IT行業。這比10年前的5.6%有了較大幅度的提升。

在面臨多重挑戰的經濟環境下,很多美國商學院開始進行自我調整和轉型,希望能讓更多學生重新燃起對MBA教育的興趣。針對申請人提出的時間和學費成本問題,很多商學院開始提供網絡MBA教學課程。波士頓大學商學院今年9月表示,他們將會在2020年提供較廉價的線上MBA教育。他們認為定價在2.4萬美元的學位將會大幅度降低學生的就讀成本,提升該學位的吸引力。針對學生興趣向科技業轉向的問題,不少商學院已經開始提供更多科技行業的課程。針對一部分在職申請人提出脫產學習造成的機會成本問題,很多的商學院開始拆分MBA教育和提供在職教育來滿足他們的需求。他們開始提供“微型MBA學位”和單項課程教學,讓很多學生可以在職學習。

美國商學院面臨的巨大挑戰其實只是美國經濟轉型當中遇到的陣痛。MBA學位一直以來面臨的主要問題就是培養方向不夠明確。所以當現代商業逐步向專業化方向發展的時候,美國市場對專業人才的需求開始超過對一般性管理人才的需求。為了適應市場,MBA教育內部不得不發生分裂,發展出關注方向不同的類別。如:金融MBA、生命科學MBA、會計MBA、科技MBA、市場營銷MBA。但問題是在這些不同的關注方向上各有專業人才,所以MBA畢業生在職場上的尷尬處境也就成為了后續申請人回避商學院的主要原因。無論這些商學院如何轉型,甚至變相降價,他們最終都必須向市場回答一個問題——MBA課程本身到底教授的是什么?

作者為專欄作家,曾在美國供職于大型共同基金管理公司


*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 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經營網” 或“來源: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8890046 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熱文排行
香港二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