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奢侈品造假:高仿香奈兒GUCCI最火 1200成本賣9000
2019-06-17 10:26 作者:陳慧 林簡 樂琰 陳姍姍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當你拿到一款所謂從歐洲代購回來的奢侈品包包時,可能從商品、包裝、票據到物流單等都是假的。這些看似同樣的款式和材質、堪比正品做工的高仿品,實際價格或許只有正品價格的十分之一。

記者近期實地調研并多方采訪后了解到,奢侈品品牌及其附加內容帶來的旺盛消費需求使不少商家看到以正品十分之一的低價采購高仿奢侈品,再以正品八、九折的價格賣出去可獲利潤極高,這也促使制假售假產業鏈日趨成熟。隨著高仿奢侈品充斥市場,也讓假代購行業興起,高仿品配合各類假票據以及物流配送,可以使一切看起都仿佛是從境外買回了高端商品,而其中的灰色利潤高到難以想象。

  另一方面,相關處罰量刑比率低下等因素,導致假冒奢侈品“斬草難除根、春風吹又生”,造假售假與查假打假在長期交鋒。

  從義烏到廣州

  幾乎沒有在義烏買不到的小商品,印象中人潮涌動的義烏小商品城,如今實際上并沒有想象中的熱鬧與繁榮。

  5月的一天,第一財經記者上午9點半走進主營箱包皮具的商貿城3區時,幾乎看不到什么人。商貿城內部縱橫交錯的通道兩邊商鋪林立,大的一間不超過15平方米,小的只有3平方米左右,店主基本都是對接箱包皮具的生產廠家。接近上午11點時,商貿城內人依然不多。

  來到義烏4年,在淘寶、拼多多等電商平臺上開了5家網店的鄭大強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對網店經營者來說,商貿城的貨價格還是偏高,網店業主熟悉行業規則后基本上都會從廠家直接拿貨,一些依然從商貿城進貨的人,建立關系后也很少來現場采購,大多是店主從商貿城或工廠直接發貨。

  第一財經記者走訪了整個箱包皮具區,并未發現有奢侈品高仿的身影,能稱得上仿品的,是造型、款式、顏色類似,但材料、做工相差甚遠的箱包。更有不少款式相近,只印著奢侈品品牌LOGO標志,但LOGO形狀還稍有區別的箱包。

  在一家箱包店里,第一財經記者向店主魏芳詢問店中擺出的一只有LV元素的包,對方表示僅供批發,35元一只,一件(120只)起售。“我們能擺出來賣的就是這種,不是奢侈品高仿,只是看著像,用一些老花等比較經典的元素,包看起來檔次會高一些。”魏芳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商貿城里做的就是普通的小商品貿易,有些商家想仿,款式、LOGO也會做得不太一樣。

  在另一家街邊小店內,記者看到店主正在推銷GUCCI仿品包,乍一看,外觀和條紋都非常像正品,但仔細查看后,會發現拉鏈、內袋等細節處理得比較粗糙。店主表示,不同做工的包和皮夾有不同價位,從數百元到上千元不等。

  一家銷售外貿箱包的店主于齊悄悄對第一財經記者說,如果要找高仿奢侈品貨源,自己可以幫忙牽線,大部分高仿奢侈品都是從廣州那邊來的,自己舅舅一家就是干這行的。

  目光轉向千里之外,廣州市城北的三元里,這里是廣州南北交通最繁忙的要道之一,匯聚著近30家大型皮具專業市場。大量的皮具從這里出發,發往全國,乃至全世界各個角落。一年的皮具貿易交易額達400億元。車水馬龍之中,這里還隱藏著一個龐大的高仿奢侈品交易市場。

  幾年前,電影《碟中諜》的上映,帶火了PRADA“殺手包”。因搶購不到該款包,冰琪決定轉戰高仿奢侈品市場。于是,她托廣州的朋友幫她在三元里入手這款高仿皮包。最后以不到正品十分之一的價格買到了一只高仿包,與正品并無明顯差異。

  小馬是三元里高仿皮具眾多拉客仔中的一員。小馬每天的行程,就是游走于三元里的各個地鐵口或天橋,派發宣傳卡片,負責把客人拉到各個高仿皮具銷售點。跟著小馬的步伐,第一財經記者來到距離三元里地鐵站A出口一公里左右的一排老居民樓處。樓下各種門店云集,門口三五成群坐著人。從人群中穿過時,會不自覺感到各種掃描一樣的眼光向你“刷刷”投來,仿佛置身于上世紀90年代的警匪片現場。

  “這是我們布下的‘眼線’,最近查得太嚴了。如果對方來者不善,我們一眼可以識出。只要有任何風吹草動,這些人會馬上知會后方工作人員。除非有我們的人陪同,不然這里不會有人給你開門。就算是熟客,自己單獨前來,也不會有人給你開門。”小馬坦承。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香港二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