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首頁>公司 > 消費>正文
海底撈整改背后:強制垃圾分類時代 分類不當或被拒運
2019-06-12 16:53 作者:盧常樂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海底撈又被推上輿論的風口上,這次是因為垃圾分類不當。

日前,海底撈杭州一門店因被相關部門檢查發現垃圾分類不當被責令限期整改,并可能面臨垃圾被拒運的消息,引發社會關注并登上網絡熱搜榜。

6月10日中午,杭州城管部門來到涉事門店進行復查時發現,該店在操作間、營業場所的垃圾放置點已經進行針對性整改,得到城管部門的認可。

一家火鍋店的垃圾分類整改為何能夠引發如此之多的社會關注度?

涉事杭州海底撈店的垃圾分類不規范問題,并非“一時之過”,而是近2個月以來始終存在的問題。之所以成為熱點事件,與當前全國多地如火如荼推進垃圾分類的背景分不開。

一位在杭州從事多年餐飲經營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雖然《杭州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實施多年,但多年來杭州的商鋪垃圾分類執行情況卻并不相同,在此前懲治監督未形成常態化的基礎上,不少經營者不免有僥幸心理的存在。這也體現出當前強制執行垃圾分類的必要性,而在強制執行的過程中,也希望管理主體能夠建立充分的前期溝通、意見反饋的機制,保障強制性懲治舉措成為輔助手段,而不是最終目的。

受訪專家表示,在當前大力推進垃圾分類的進程中,無論是企業還是個體要真切落實垃圾分類,既需要各種扔垃圾的主體將這種意識內化于心,同時還需要主管機構持續有力的監督作為輔助與保障。

強制垃圾分類需循序漸進

涉事杭州海底撈紹興路店店長曹磊向媒體記者表示,事件發生后,已對全體員工進行了垃圾分類專項培訓,對垃圾桶等設施進行了完善,包括在室外放置垃圾的區域增設柵欄等整改措施,也于9日早上全部完成。

杭州推動垃圾分類的工作開展多年,是全國最早46個先行先試城市之一。此次事件所涉及的商鋪垃圾分類工作,也早已在國家政策、城市管理等舉措中不斷細化與推進。

《杭州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早在2015年就開始頒布實行,采用行政執法的強制手段對垃圾分類進行整體推進,特別是企業單位的分類。

在不久前印發的《關于在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開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的通知》里,規定自2019年起在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啟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其中就要求,對于賓館、飯店和超市等經營場所,要比照黨政機關積極落實生活垃圾分類要求,率先實行生活垃圾分類。

該事件的網絡發酵,也反映出當前不少地方的垃圾分類雖知曉率高,但現實中仍然存在不少個體、企業的垃圾分類意識不強、執行質量不高的現實問題。

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客座研究員夏學民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作為一家餐飲店,所產生的垃圾主要是有機物,屬于垃圾分類中的“廚余垃圾”,剩余的應該歸入“其他垃圾”之列,幾乎不會有“可回收垃圾”。杭州市垃圾分類的政策宣傳早已進行多年,涉事企業不可能不知曉分類的要求。

“其實做起來也并不難。”夏學民建議,一方面要大力推進餐廚垃圾初級收集和初級處置設備的投入,對餐飲油脂實施嚴格管理,另一方面也應該對此類拒不分類與執行的企業和個人堅持加強監督與懲罰措施。

也有專家表示,對于現階段的垃圾分類執法部門來說,強制實行垃圾分類也需要建立一定的溝通與反饋機制,避免“一刀切”的情況出現。

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教授宋國君告訴記者,強制垃圾分類的這一基本原則肯定要推進,但過程必須要循序漸進。按照國際經驗,在垃圾分類推行的過程中,前期足夠的宣傳教育與解釋,過程中的糾錯與反饋機制都是需要主管部門循序漸進分步實施,而這些在目前不少地方做得還不夠完善。

垃圾若不分類或遭拒運

此次事件中,杭州下城區城管執法大隊開具的“垃圾拒運”雖現實中沒有真正實行,但不失為一個有效的懲罰舉措。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除了杭州之外,“垃圾拒運”正在成為廣州、上海等其他一些地方寫入推行垃圾分類工作的相關規定,成為推動垃圾分類能否有效實施的重要保障性懲罰舉措。這就意味著在垃圾分類工作上,未來政府部門的角色將逐漸由過去的“宣傳者”進一步強化成為“管理者”。

在上海,目前正在部分地區針對餐飲商鋪的廚余垃圾按照營業面積收取不同的“餐廚垃圾清運費”,并規定在7月1日《上海市垃圾分類管理條例》正式實施前完成規定的相關費用上繳和垃圾桶發放等工作。

記者了解到,目前上海正在推進機關、學校、醫院等公共機構生活垃圾強制分類,對黨政機關開展集中檢查,并將其納入后勤事務管理考核。制定《單位生活垃圾分類強制制度實施方案》,區分“景區、商業區、開發區”等不同類型區域特點,嚴格落實“不分類,不收運”措施。

對于不按照垃圾分類標準實施的商家、社區,依照相關規定,采取對應的處罰措施,未來將是常態化的做法。“垃圾拒運”以后或將越來越多扮演“殺手锏”的角色,用以懲戒違規者,進而倒逼商家、個人認識到垃圾分類的重要性。

業內分析人士表示,對更多地方來說,餐飲企業垃圾分類不到位則拒運的做法可參照。推動垃圾分類要靠呼吁也要靠倒逼,下“垃圾拒運令”式倒逼只要有規章可循,就不失為助推垃圾分類的可用途徑。

垃圾分類重在落實,按照“到2020年底46個重點城市將基本建成垃圾分類處理系統”的規劃,當前“垃圾拒運”、罰款等的懲罰措施,正處在輔助運用且不斷豐富的過程中,其關鍵是既要有懲戒力度,又要有持續性。

也有專家表示當前懲罰型的舉措還需要形成常態化“多管齊下”的監管局面,才能確保垃圾分類工作在當前得到逐步推進。

對此,夏學民建議,在條件成熟的時候,還可將垃圾分類的行政處罰信息納入信用管理,以此來約束企業、機關單位、社會組織和公民個人等。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香港二分彩走势